思兔 在線閱讀
上傳作品

《切个萝卜拔颗葱》作者:蓝珑琼【家教同人 VIP】

更新:2011-08-22  字數:308,714   類別:言情   語言:轉繁體   字號:    加入書櫃   下載本文   有0條評論
切个萝卜拔颗葱
作者:蓝珑琼
伪文艺的开始
  她在寻找一样东西。
  是什么呢?不记得了。但是她相信,当见到的时候就能认出来。
  不停的流浪,不停的寻找,怎么都找不到。
  有时候忍不住想问自己,干嘛要这么执着?
  仔细想想看,原因已经忘记了。但那一定是很重要的理由。
  那一天,她也跟以往一样流浪,以往一样寻找,以往一样一无所获。于是她靠在路边的椅子上睡着了。当她醒来的时候,有个年龄相仿的女孩看着自己,朝她递过来一个面包。
  “找不到家了吗,迷路的爱丽丝。”
  她的名字不是爱丽丝。她是……哎呀,真糟糕,连这个都忘记了。
  这个同龄的女孩收留了自己。
  这样的年纪,已经开始在工作,自己养活自己,是个了不起的女子。
  “你跟我长得有点像,如果我有妹妹,一定是你这个样。”
  女孩这样告诉她。
  “不过呢,我有一个弟弟。我从未跟他见过面,他甚至不知道我的存在。我总在想,他是个什么样的孩子?没有真正的亲人在身边,是否孤单?”
  为什么?自己忍不住这样问。
  “这是一个很长的故事,是秘密啊。我只把它告诉你。”
  她认真听着,这是一个很无趣的故事,但是对于收留她的女孩来说,应该是她所拥有的全部。也许很久以来,这个女孩都想将它告诉谁,保守秘密的沉默过于漫长与痛苦。
  她吃饱了饭,喝足了茶,听完了故事,她觉得自己可以走了。
  “你等到明天再走吗?”女孩这样对自己说,“明天,完成一个任务,我就有机会见到我的弟弟。你能……留下来等我吗?”
  她犹豫了一下,答应下来。食宿之恩,自己本就该为这个女孩做些什么,哪怕只是等待。
  第二天,女孩没有回来。
  她又等了一天,女孩还是没有回来。
  一个月过后,她知道,女孩再也不会回来。
  这没有什么奇怪,很多人都从事着这样的工作,消失了,便再不留一点痕迹。
  她用了一点时间破解女孩电脑上的密锁,获取了一些信息。她找到女孩的任务行程单,不出意外的话,接下来她应该参加的是这个任务——前往如今最大的黑手党家族彭格列,协助彭格列的九代首领。
  【明天,完成一个任务,我就有机会见到我的弟弟。】
  她打开衣柜,穿上女孩的衣服。两人的身材相仿,非常合适。她剪短头发,将头发染成淡淡的粉色。本来浅灰的头发非常容易上色。她拿出化妆品,将身上涂上流行的棕色,猛的看过去像是健康的古铜。她拿起眼罩,贴在眼睛上。
  再度回到电脑旁,打开任务单上跳出的信息框,点击“Accept”(接受)。
  一条申请成功通过的短信回复,里面附注着集合时间跟地点。
  她想了想,拿笔留下一张便条。
  “我走了,去见他。”
  将便条放在手提电脑的键盘上,合上荧屏。
  依然抱着一线的希望,有谁能看到这条信息。尽管她知道希望渺茫。
  因为,那个人早有预感吧,所以才将秘密告诉她。
  【不知道,他是个什么样的孩子呢?没有真正的亲人在身边,是否孤单。】
  她失去了一样东西,欠了一个人情,决定代替一个人的人生。
  她成为一名切尔贝罗。
  在寻找的过程中稍微停歇一下,也未尝不可吧。
  再等等,很快就能见到了……我们的‘弟弟’。

在彭格列切萝卜的故事
切一下萝卜
  切尔贝罗是个机构庞大的神秘组织。
  他们的人员着装统一,能力也差不多相当。若要比喻,就像那军队人员的标准配备,所有人的装备跟程度都相当。
  换句话说,所有人都是名为‘切尔贝罗’这一巨大机器运行时的消耗品。
  他们就好比第三方中立公司,除了偶尔领导指示去干一些莫名其妙的事外,大部分时候被民间组织租用。就像现在,彭格列跟他们签了十年的合同,这十年里切尔贝罗组织隶属于彭格列。
  像切尔贝罗的宣传标语:‘我们只是一种思考,用以监视时间跟空间’什么的她不懂得。作为一个冒牌的切萝卜,她要做的就是伪装成正牌货,不要被人知道。
  “你来了,切尔贝罗编号哗——。”
  一个跟她打扮一样的切尔贝罗这么说道。那个编号太长,所以她自动消音。
  “行动是两人一组,我是你这次的搭档,编号哗——”
  “编号太长。”她实在忍不住建议,“不如我们叫外号吧。请称呼我为小罗,我称呼你为小北。”
  她的新搭档嘴角抽了抽。合起来是萝卜么,真是简单又直观。
  “那么我们走吧,小罗。”
  “好的,小北。”
  “嗤……”这是记录他们考勤,忍不住笑场的第三方。
  于是一对萝卜来到彭格列,见到传说中黑手党的教父,彭格列的九代目大人。或许是没有家族人员在场,或者对于完全服从命令的切萝卜非常放心,九代目很心胸宽阔的展露他不为人知的一面。
  “这次叫你们来,是有个非常重要的问题需要你们帮助。”
  这位身经百战,有着一簇小胡子的老人,掏出一块白手绢。
  “XANXUS他又在挑食!以前伺候他惯了的那个厨子,前几天在一场火拼中丧生了。”老人用手绢擦擦眼角,“之后我找了好几个厨子都不合他口味儿!他已经整整三天没好好吃东西了,我可怜的孩子!”
  一对萝卜心中极为想吐槽:这都是些神马玩意!
  “但是我们不会做饭。”小北忍不住提醒。
  “没关系!”老人迅速收好手绢,重新伪装他那黑手党做派,“我需要你们!要知道这三天,XANXUS手下的一半人手因为送饭不合口味儿被他干掉。现在正是我们需要你们切尔贝罗的时候!”
  ……所以俺们萝卜是被你当可牺牲的炮灰,打坏了反正也有得换?!
  “这个任务——”小北说了一半。
  “我们接下了。”小罗打断她说道。
  “但是薪水——”小北见拒绝不成,转向别的方面。
  “要原先的五倍。”小罗很上道替她争取了福利。
  不知道的人还以为她们已经搭档多年,谁能想到两人今天才第一次见面。
  “没问题。请照顾好那孩子,XANXUS就拜托你们了。”
  一对切萝卜点点头,接下这个任务。
  于是在彭格列九代目挥手绢相送下,她们终于见到了她们要伺候的大爷——XANXUS,彭格列九代的孩子。
  才十几岁年龄,还是学龄的少年,已经是个彻头彻尾的暴君,正因饭菜不合口味儿摔盘子砸碗、往死里踹人。
  小罗跟小北对视一眼,分别开始行动。小罗蹲下来,捡起洒落在地的饭菜尝了一口。小北已经叫来厨师,询问这几天上的菜式。
  “要说世界顶尖的饭店也只是这种水平,这样他都不满意,怎么办,小罗?”小北问道。
  “原来如此,我知道原因了。真相只有一个。”小罗点头。
  小北惊讶:“原来你也是柯南的饭?”
  小罗回答:“不,我是少年金田一的信徒。”⊙思⊙兔⊙在⊙線⊙閱⊙讀⊙
  “咳咳,两位!”厨师忍不住打断,“再不快点弄出成品,我们都会被那位大人宰掉!”
  “首先是地上的菜。素菜完全没有动,肉类有被吃一点点。所以那一位应该喜欢吃肉。”
  小北听了小罗的话点头:“听说他最喜欢的是牛排跟烤肉。”
  “其次是烧烤程度,鉴于那一位的挑剔,想必他的味蕾比一般人发达,肯定比起焦透的烤肉,更喜欢半生带有原汁鲜味儿。”
  厨师瞪大眼,这、这样啊!他一直都是按照八成熟烤的。
  “另外,肉类只有烤肉一种,该不会是听说他喜欢吃烤肉,别的肉完全没有准备?就算再爱吃,总吃一种都会腻。所以应该准备超过三种以上的肉类,让XANXUS大人自行选用。”
  厨师立即拿出小本记下来。
  “最后一点,你的食物没有爱意。”
  啊?!
  厨师跟小北一个颤抖,被小罗一本正经的话雷到。
  “这不是开玩笑。你的菜味道很标准,中规中矩,但是太过鲜美了,完全感觉不到对料理的爱意跟对食用者的体贴。XANXUS大人喜欢什么口味儿,咸的淡的?烤肉是否放胡椒,是胡椒粉还是研磨好的新鲜胡椒?怎样保持营养均衡,让维生素类也能融入料理之中,譬如配一些蔬菜色拉?烤牛排用酒软化的时候,哪一种酒合他口味儿?而且作为一个厨师,你最擅长的菜是什么,有没有给XANXUS大人品尝过?不是伺候贵族大人物的佳肴,而是给你妻子孩子做的家常菜。拿做那个菜的心情,重新来做一次。”
  “……神啊!您是神!”
  厨师当场跪下,泪流满面。
  “垃圾!还不快去准备!”
  一只酒杯穿过敞开的房门丢来,直接砸碎在厨师脸上。厨师二话不说赶紧奔向厨房,开始新的料理任务。
  一对切萝卜转过身,显然坐在里面躺椅上的大爷,刚才听到了那段对话。
  “你们是什么人。”明明是陈述句,被他那低沉的声音说出来有种恐吓的味道。
  “初次见面,XANXUS大人。”小北连忙说道。
  “我们是直属九代目的机构,切尔贝罗成员。”小罗回答。
  “奉九代目之名,这段时间跟随大人。”小北接着说。
  “这段时间,请随意使用我们。”小罗做个完美的完结。
  按理讲,这种类似监视的命令,应该令这位脾气暴躁的皇太子生气。可他只是冷哼一声,没有拒绝。
  厨师再度端上来的菜,被XANXUS大人吃掉,虽然吃一半丢一半,但怎么说都是一个进步。
  于是一对切萝卜就这样留下来。
  小罗买了个日记本,她决定从今天开始写日记。如果那个被她所代替的女孩还活着,能再见,就将这个本子交给她。
  她翻开第一页,想了想,提笔写道:
  “弟弟一切都好,就是喜欢挑食。小孩子耍耍脾气很正常,算是黏人的一种手段吧?大概。”
  
切二下萝卜
  作为一名切萝卜,好处就是可以跟着目标到处走,一直紧盯目标都不会有人言语。
  这就是切萝卜装备——超强力白眼眼罩的好处,遮住脸不说还遮挡眼神,视J跟YY最好道具。
  她仔细的看着她们要照顾的男孩;是的,只能算男孩。略显
第壹頁上壹頁123456789下壹頁最末頁
文檔共享與在線閱讀 思兔 STO.CC
推薦使用1024*768以上分辨率瀏覽,內容僅供免費學習交流,不得用於任何商業用途